2016年2月15日 星期一

後「魚蛋革命」隨筆



 從「分位」的角度看這次事件,警察盡了他們自身分位的責任,而示威者也盡了作示威者的分位 - 拼命抗爭。在今次事件的中,沒有盡自身分位的,是各大主流傳媒。

主流傳媒的責任是盡量中立公正持平地報導事件,但它們通過不同的影像剪輯,把今次事件描寫成暴亂,將示威者說成暴徒,而警察則變成受害者,使觀眾讀者得不到相對客觀的資訊。當然觀眾讀者有責任去分析及判斷這些資訊,但當滿眼都是這些斷章取義、帶著政治任務的影像時,觀眾們又是否能夠全面及深入了解事件的面貌,從而作出理性的分析和批判?冰封三尺,非一日之寒,示威者對某些主流傳媒記者的採訪作出阻撓,背後未必完全沒有道理。當然你可以說他們不想自己當時的行徑被曝光,但主流傳媒及他們的記者亦需對自身過往的所為作出反思。

警察的責任是為護社會秩序,保護任何市民生命財產的安全。因此,當社會出現任何騷亂,他們就是要盡力平息。你不能要求他們站在示威者的立場思考,這是超越了他們的分位。換個角度,如果有類似六四事件在香港發生,解放軍屠城,警察便應當盡他們的責任,保護市民,對抗解放軍。(如果到時他們沒有盡此責任,我們再讉責他們吧!)

而作為示威者,面對如此無理、不公義、暴力⋯⋯的政權及此政權的代表,經過無數的和平示威遊行;通過不公平的選舉制度選選舉議員,在不公義的議會中抗爭;透過不同的文化藝術來表達意見等(甚至連這些渠道也將被慢慢收緊)
,這些手段也一一無效時。加上就算當市民用上這些和平手段抗爭,也會遭到警方使用暴力對待,他們現在用擲磚、放火等方法來還擊,其實也無可厚非。請不要忘,就算示威者用上這些方法,他們仍然保持一定理性:在29日凌晨34時左右,從無線新聞直播畫面看到,當警方要求在山東街的示威者停止攻擊,讓救護員通過到 該處麥當勞進行救援工作時,示威者立刻停止擲石,讓救護員通過。另一例子,在這場示威當中,沒有商舖被破壞、沒有市民被搶劫,由此可見,示威者的目標十分清晰,就是對抗這個政權及其代表。

在警察及示威者各盡其分時,歷史理性便會在如此弔詭的情況下被迫現出來,大眾便能在這辯證中看到此政權的荒謬與社會的不公義。沒有如此的暴力,如何突顯和平的可貴?當然經歷正題、反題不必然得到合題,這還需每位香港人時刻的反思和奮鬥。共勉之。